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厕所杂谈--人们拉完shi用什么擦屁股

黎云昆

 

人拉完shi,会擦屁股的。

这话说得非常不好听,实在有伤大雅。

不过,这看似废话的话,其实是大实话。而且,

拉完shi擦屁股这件事,在人类脱离动物界的过程中还起到了极大的作用。

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是什么?有人说,人会逻辑思维,但动物不会思维吗?狼群在围攻猎物时,有包抄,有迂回,有埋伏,有声东击西,这难到不是逻辑思维吗?有人说,人会语言,动物不会。但鸟有鸟语,兽有兽言,否则他们便不能交流。有人说,动物不会制造工具,己经有专家证实,大猩猩就会制造工具。

其实,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远没有那么复杂,用不着上升到哲学和逻辑的层次。人拉了shi,会把屁股擦干净。动物不会!就这么简单。

那么,人们拉了shi后,都用什么来擦屁股呢?

这个问题很好回答,不就是卫生纸吗?

其实,现在人们普遍使用的白白的、软软的卫生纸(图1)仅仅是在改开以后才出现的,而且,即使是今日,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使上的。改开以前,城里人擦屁股多数是用报纸、旧书刋、包装纸及孩子们的作业纸。总之,凡是能够找得到的纸,都可以派上这个用场。这不需要钱来买。

那时,家境好一点的人会买一种再生纸做的卫生纸。这种纸看起来脏兮兮的,上面还可以清晰地看见残缺的铅字。

当然,城里也卖专门用于擦屁股的草纸。草纸的原料为稻草,这草纸的制作工艺,大约在东汉蔡伦发明后就一直没有变过,纸中明显可见稻草的纤维。

这种草纸往往还会被卖熟食或中药的商贩买去做包装纸。这种用途的草纸一般最终也会被用来擦屁股。

用纸擦屁股在我国历史上存留的时间一定很长了。即使贵为皇家,也用纸擦屁股。

据《元史》记载,元裕宗孛儿只斤·真金(此人事实上没有做过皇帝,皇帝名号的追封的,他在当太子的时候就死了,没来得及作皇帝,但后世的蒙古皇帝都是他的后代子孙。)妃阔阔真,侍昭睿顺圣皇后(元世祖忽必烈的皇后)至孝,“至溷厕所用纸,亦以面擦,令柔软以进。”可见,即使当时的皇家用厕纸,也有不甚柔软的。

古代民间用纸擦屁股也应该不在少数。清·游戏主人《笑林广记》载:“一人登厕,隔厕先有一女在焉。偶失净纸,因言:‘若有知趣的给我,愿为之妇。’其人闻之,即以自所用者,从壁隙中递与。女净讫迳(同“径”)去。其人叹曰:‘亲事虽定了一头,这一屁一股债,如何得干净?’”

不过,用纸擦屁股必须是上面没有写了字的。凡是写了字的纸,都是神圣的。正是因为人们看到了纸上写的字,才知道什么可以做,什么不可以做,才知道礼义廉耻,才知道还有王法。

写了字的纸是不可乱扔的。旧时很多地方都有惜字会,他们会将写了字的纸收起来,然后集中烧掉,这样才可不致亵渎神明。

写了字的纸甚至不可以置于屁股下面。曾见台湾的龙应台女士写过一文,讲述她到一山村考察,顺手将报纸铺在一石头上,准备坐下休息。这时当地一老人见状,立即将自己随身带的毛巾换下报纸,告印了字的纸是不可以坐的。

《燕京旧俗志》载:“污践字纸,即系污蔑孔圣,罪恶极重,倘敢不惜字纸,几乎与不敬神佛,不孝父母同科罪。”对写了字的纸随便乱扔、乱放,都是大不敬。若用此纸擦屁股,那就是弥天大罪了。

所以,绝对不能用写了字的纸来擦屁股。这样,想用废纸擦屁股便没那么简单了,需要先看看纸上写没写字。

古人的智慧还真不能小瞧,文革中就有人用了印有伟人语录的纸如厕倒了霉的。

此外,擦了屁股的纸也是有用的。清·赵学敏《本草纲目拾遗》载:“厕草纸。此乃坑厕中拭过粪草纸弃于地者,《同寿录》云:‘伤寒内有一症名咯蒂伤寒,非用此不能除也’。觅此纸四十九张,烧灰为末,水二碗,煎一碗,去渣饮之,效。”如果没有擦屁股纸,“咯蒂伤寒”便不能治愈,可见这擦屁股纸有多么的重要了。但用擦屁股纸治病必须收集够四十九张,少一张、多一张都不能见效,而且擦了屁股的纸一定要是“弃于地者”,直接放在篓子的,是不能用的。

纸是商品,是需要花钱买的。因此,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用纸擦屁股。

改开以前,农村若想找张纸就比较费劲。一些地方的农村厕所里会在人们方便完,随手够得着的地方放一些一劈四开的芦苇棍、小木棍或竹条,人们就用这棍将屁股上的残留物刮干净。

其实,用芦苇或木棍来擦屁股古亦有之,古人称之为“厕筹”。厕筹又称厕简、厕辙、厕篦(图2)。这毕竟是最易找到,且不用花钱去买的物件。

厕筹也有高级的。清·陈梦雷《神异典释教部纪事》转引《江南野录》载:“李后主酷信浮屠,朝退与后顶僧伽帽,衣袈裟,诵佛书,拜跪顿颡,至为瘤赘。亲为桑门,削作厕简子,试之腮颊,少有涩滞者,再为治之。”这位被帝王耽误了的一代风流才子南唐后主李煜,不仅写出了“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这样的千古名句,而且此人笃信佛教。退朝以后,他要与皇后要戴上僧伽帽,穿上袈裟,背诵经文,跪拜佛祖。除此之外,他还要亲自为和尚制作擦屁股的木棍,做好以后,还要每根检测,即放在自己的脸上磨蹭,稍有涩滞,则弃之重做。

尽管如此,厕筹终究还是腌臜的东西,有时会被用来侮辱人。

北齐开国皇帝高洋(鲜卑人),登基称帝初期,励精图治,厉行改革,南征北战,威振戎夏,号称“英雄天子”。但后期便以功业自矜,纵欲酗酒,滥杀无辜,甚至发展到打骂自己的亲生之母。宰相杨愔曾帮助高洋登上皇位,且一直备受其倚重,军国重事都交由他来处理。但是,杨愔也一样要受到侮辱。据唐·李延寿《北史》载:“虽以杨愔为宰辅,使进厕筹。以其体肥,呼为杨大肚。鞭其背,流血浃袍。” 杨愔所受“进厕筹”的侮辱与“马鞭其背”等同。

厕筹这个东西必竟不太好使,难得擦干净不说,刮起来会不舒服,且稍有不甚,刮破或扎破皮肉的事也难保不会发生。

相比之下,用纸擦屁股便是一大进步。

不过,还有比用纸擦屁股更高级的物件,那便是丝绸。

有文章披露慈禧太后的厕纸就是用丝绸做的,但未见权威人士证实过此事。不过,这件事也确实很难证实,慈禧太后有什么擦屁股,在当时肯定属于国家秘密。

历史上还真有人用过丝绸擦屁股。清·毛祥麟《对山馀墨》载:平定安史之乱的郭子仪部将田骍,后官蜀川道节度使,当时藩镇割据,实际上就是川蜀之地的皇帝。他生了个儿子田臾,这是个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家伙,自言“富贵我所自有”。当时“蜀故有野蚕茧,亦可为衣。臾令人织成小方幅,供后房厕纸,岁亦费金巨万,其奢侈类如此。”这可以制衣的丝绸,被裁成方块当作厕纸了。

西北一些地方的农村没有芦苇,他们会到河床上找一些小的鹅卵石,装到筐子里,放在厕所的角落里,供如厕的人取用。

毕竟,农村的厕所是农家肥的重要来源,如果没有可供擦屁股的物件,很难吸引其他人去做贡献。

用来擦屁股的物价还有一种原生态的,那就是草。

有些草叶片很大,用来擦屁股还是可以的。

西北农村的一些地方改开以前也有用草解决这一人生大问题的。不过当地有一种大叶子草,名“荨马牙”,人的皮肤接触了会发生奇痒。当地人有用了这种草如厕闹笑话的。

古人也真有用草擦屁股的。

明·冯梦龙《智囊全集》载:“维亭张小舍善察盗。偶行市中,见一人衣冠甚整,遇荷草者,捋取数茎,因如厕,张俟其出,从后叱之,其人惶惧,鞫之,盗也。……或叩其术,张曰:‘入厕用草,此无赖小人,其衣冠必盗来者。’” 由此看来,如厕用草的必是穷人。

其实,擦屁股要想擦得干净,还是要用水冲。所以,现在条件好的人家在用完手纸后,又增加了一道用水冲洗的工序,完事后再行烘干(图3)。

古代一些地方的人也有用水洗的。

元·周达观《真腊风土记》:“唐人到彼,皆不与之言及中国粪壅之事,恐为所鄙。……凡登溷既毕,必入池洗浄。止用左手,右手留以拿飰(饭)。见唐人登厕用纸揩拭者,笑之。甚至不欲其登门,”

真腊即今之柬埔寨境,那里的人估计没有纸,只能直接下手去洗。不过这手必定免不了要接触shi,这也很麻烦。但他们有办法,就是不让这只接触shi的手再摸食物。他们见我天朝国人用纸擦屁股,不仅会耻笑,而且还不让登门拜访。

清·康有为所幻想的大同世界中,人们如厕也是在拉完shi后用水冲洗。其《大同书》载:“其溷厕悉以机激水,淘荡秽气,花露喷射,熏香扑鼻,有图画神仙之迹,以令人超观思玄;有音乐微妙之音,以令人和平清净。盖人就溷时,乃最静逸去嚣哗之一时,粪溺亦人体之一也,与血脓同,知必弃而不可保存也,有以动其出世之思、弃形之想,则神魂自远也。”当年康老先生如厕不知使用什么物件,大约总不能是丝绸吧,肯定也有擦不干净的时候,也有纸不够柔软的时候,所以就对理想中的社会人们如何如厕做了认真的设计。

擦屁股还有更省事的,那便是让gou来添。

旧时农村家里都会养gou,这gou不仅会看家,会被宰了吃肉,还会吃shi。大人拉shi会去茅房,但孩子拉shi就只能直接在家中的地上,完事以后,主人会把gou叫来,这时候小孩子会主动将屁股撅起来,gou会凑上前去,先把孩子的屁屁添干净,再将地上的shi一并添净。小孩子也会在房前屋后就地解决,这时候gou就会安静地等在旁边(图4)。小孩子拉shi的问题,gou一揽子解决了。

这样,擦屁股的纸或其他物件都省了,还不需费力清扫粪便,gou食也可以省下一些,而且一准儿擦得干净!

擦屁股的事由gou来完成,太生态了!

我们的先人,真聪明!

厕所杂谈--人们拉完shi用什么擦屁股图1

厕所杂谈--人们拉完shi用什么擦屁股

图2

厕所杂谈--人们拉完shi用什么擦屁股

图3

厕所杂谈--人们拉完shi用什么擦屁股

图4

话题:



0

推荐

黎云昆

黎云昆

292篇文章 1次访问 1小时前更新

国家林业局科技司前副司长,教授级高级工程师。熟悉的业务:营造林,珍贵用材培育,森林经营,林产工业企业管理,生态经济、生态产业。中国古典家具的型制、结构(榫卯结构)、文化表达。到过除台湾以外的各个省市自治区、特别行政区,以及世界上36个国家。

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