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黎云昆 > 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黎云昆

 

云南昆明市区建有一元代云南行省平章政事赛典赤·瞻思丁墓。

赛典赤·瞻思丁墓朝向西方,这大约由于赛典赤·瞻思丁(吉尔吉斯人)的故乡为西向。

墓前左侧立石碑两块(图1),一块上书“赛典赤衣冠冢”(图2)。由此可知,此墓中仅有衣冠遗物。

另一块书写“赛典赤·瞻思丁墓”介绍(图3)。文中写道:“赛典赤·瞻思丁(一二一一至一二七九年),回族,元代著名政治家。曾任中书平章政事,主管全国财富,至元十一年(一二七四年)出任云南行省平章政事,治滇六年,为云南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。此为其衣冠墓,墓始建代不详,清康熙年间修,民国六年(一九一七年)重修。二OO五年五月,官渡区政府又进行了保护性修复。”

墓前右侧立石碑一块(图4),碑文介绍了赛典赤·瞻思丁的生平。

墓体建在十级台阶之上(图5)。高台四周建有汉白玉的石栏。

墓体正前方,即西面镶嵌方石碑,上峻刻民国云南云南督军兼建国联军总司令唐继尧题“元咸阳王瞻思丁墓”(图6)。

墓体南面镶嵌长方石碑,上峻刻民国云南省参议袁嘉谷《重修咸阳王陵记》(图7)。

墓体东面,镶嵌雕刻伊斯兰教清真言的石碑(图8)。

赛典赤·瞻思丁墓的北侧建有长亭一座,长亭的柱子上分别悬挂着袁嘉谷所撰写的碑文的不同片段(图9)。美中不足的是,没有使用袁嘉谷的书体,而且出现了多处错误。

现今赛典赤·瞻思丁墓已经扩建成为一个公园,成为人们休闲的一处场所(图10)。

赛典赤·瞻思丁不是元朝的官吏吗?正是这个大元朝,使得zhongguo第一次整体被北方游牧民族所zhengfu并tongzhi了。怎么还对这么个人瞻礼有加?难道文天祥、陆秀夫他们这些民族英雄都白s了吗?元宋最后一战--崖山之战,十万军民一个跟着一个投海自尽,他们也都白s了吗?

不过,云南人看问题可没有那么复杂。

云南人看到的是,赛典赤·瞻思丁的的确确为云南人民做了不少好事。

赛典赤·瞻思丁在云南首度建省设县,实行郡县制度,从此结束了南诏大理国五百余年的地方割据状态。

赛典赤在滇大力推行文治。他虽是穆斯林,但创建了云南第一座孔庙,并修讲堂、学舍,置学田,购经史,由是文风稍兴。

赛典赤修建了佛教寺庙太华寺。《大明一统志》云南府寺观:“太华寺,在太华山顶,元赛典赤建,俯瞰滇池。僧佛财于寺中建为高阁,本朝都督沐昂为匾曰‘一碧万顷’。”这对于一个伊斯兰教信徒而言,需要多么宽大的脑怀?

当时的云南无桑麻粳稻,赛典赤教民播种,推广先进的中原农业技术。

当时的云南男女自相配偶,亲死则以火焚之,无丧祭之仪。赛典赤教以媒妁通婚,死者为之棺椁奠祭,由是旧习渐除。

赛典赤在云南兴修水利,开荒种田,同时大搞军队屯田,减轻赋税徭役,让百姓得以温饱。

赛典赤在云南还采取了一系列的民族和解政策,积极改善少数民族及邻邦的关系,加强和促进了云南在文化上与中原地区的联系。

赛典赤的最大功绩,就是治理滇池。

滇池是云南最大的湖泊。注入滇池的大小河流共有20余条,而滇池向外流出的河只有一条,就是螳螂川(滇池出水口海口至安宁一段称海口河)。螳螂川从富民注入普渡河,最后将滇池多余的水汇入长江上游金沙江。

由于螳螂川河道狭窄,长年淤积,往往一遇大雨,20几条大小河流的洪水一齐涌入滇池,螳螂川又不能及时将水排出,致使滇池水位抬升,最终导致水淹昆明城。

赛典赤不仅是政治家、军事家,也是水利专家,他在陕西任内就曾治理过那里的水患。

他是个胡人,可能没读过易经尚书,不知道三坟五典,十全大补。但他一定知道,若使昆明城不被水淹,必须把滇池多余的水导出去,把涌入滇池的洪水止住。

赛典赤经过认真考察滇池的山川地貌后,采取了两个行之有效的办法:一是疏通和拓宽螳螂川,挖开河中的鸡心、螺壳等数处险滩,以利滇池水及时排出;二是在流入滇池的主要河流上筑坝,拦洪蓄水,缓解洪水下行滇池的压力。

事实证明,赛典赤治理滇池的方略是正确的。自赛典赤后100余年,昆明城再没有遭受滇池水淹的威胁。后来接连发生水淹昆明城的事件,就是由于后来的治滇大员没有继续执行赛典赤的治水方略。

赛典赤治理滇池的另一个功绩便是,在流入滇池的几个大河上修建水坝,拦截的洪水便可用来浇灌良田,由此形成了滇池周边比较完备的水利系统。此外,他疏通了滇池的排水道,滇池水位下降,并稳定在一个合理的高度上,由此又在滇池周边开发了大量的农田。

赛典赤治理滇池的成效是巨大的,有文章记载,赛典赤死时,滇池地区“墟落之间,牛马成群,仕宦者挫稻秣驹,割鲜饲犬。滇池之鱼,人沃不食,取以肥田。”

袁嘉谷在《重修咸阳王陵记》对赛典赤的评价是:“历庄蹻(战国时楚威王时的将领,率兵入滇后,变服随俗,称滇王。)开滇以后二千年迄于今日,滇之声名文物与中州同彪炳者谁之功欤?曰:惟元咸阳王之功。”

云南地处偏远,二千年来,云南能拿得出手的能与内地一争高下的人物,就是赛典赤·瞻思丁!

袁嘉谷(18721937),云南石屏县人,是光绪二十九年(1903) 状元,也是云南历史上唯一的状元。曾任浙江提学使,不久又兼布政使。辛亥革命后,他回到云南,担任过云南省参议、政府顾问、省图书馆副馆长、省通志馆编纂等职,还在东陆大学(今云南大学前身)执教15年。袁嘉谷是一位杰出的学者,还是一位爱国、爱乡、爱才的诗人和教育家,深受时人的爱戴和敬重。袁嘉谷所撰写的这一碑文,无论是文字还是书法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品。

袁嘉谷对赛典赤的评价是十分公允的。

赛典赤的墓在云南已经历经了700多年的风风雨雨了。除了wenge期间被毁过之外,赛典赤的墓在历朝历代都是被保护得好好的。

赛典赤是云南人心目中的大英雄。

历史人物是需历史来评价的,一个人是不是真英雄,要看五百年后人们对他的评价。如果五百年后,人们还认为他是英雄,那他才是真英雄!

赛典赤就是真英雄!

元朝是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代,元朝的建立,在形式上意味着zhongguo被北方的这一游牧民族miediao了。所以,zhongguo人往往羞于谈起蒙元时期的事,比如,一说起下西洋,必说郑和,但远在郑和下西洋前一百多年,元朝的中书省参知政事、领镇南王府事、行泉府太卿的亦黑迷失就己经六下西洋了。

所以,现今云南省以外,难得一见元朝官吏的地面纪念物。

北京颐和园昆明湖畔至今尚存有元朝宰相耶律楚材之墓。耶律楚材之墓原为元朝所建。清朝的满族也是和蒙古族一样以北方游牧民族最终夺得天下的。所以清朝皇室也需要树立一个能令汉族人信服的游牧民族官吏。因此乾隆十五年,乾隆皇帝诏令重修耶律楚材墓冢并建祠堂。耶律楚材墓碰巧又建在了皇家园林颐和园内,所以,能安然留存至今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当年元朝大将伯颜率二十万大军sha奔南宋首都临安(今杭州),迫使南宋朝廷投降。但伯颜竟能约束部队,不得进城,不得shalv。随后又派兵保护宋室的宫庭、陵墓,避免了改朝换代之际常有的shaosha抢掠和社会、经济、文化的大破坏。这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件十分值得称颂的大事。

清·姚靖《西湖志》载:“忠武王庙,即元丞相伯颜祠也。方其统兵下临安,驻节皋亭,俟宋出降,不嗜sha戮,杭民德之,为建此祠。” 但今日之杭城,伯颜祠还有吗?

赛典赤也曾在陕西任职,期间也曾发展生产,兴修水利,推行屯田。他去世后,西安也曾建有赛典赤衣冠冢。但今日陕西已经寻觅不到赛典赤衣冠冢了。

但云南人不是这样。

云南人世世代代都记得这位值得感恩戴德的英雄。

云南人知道感恩戴德!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1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2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3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4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5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6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7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8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9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图10

 

附件一:赛典赤·瞻思丁的生平

赛典赤·瞻思丁,元代杰出回族政治家,出生于不花剌(今乌兹别克斯坦布哈拉)。一二二O年,成吉思汗西征时,随其族人归附成吉思汗。元中统二年(一二六一年)任中书平章政事,宗理全国财富。至元元年(一二六四年)出为陕西五路西蜀四川行中书省第一任平章政事。至元十四年(一二七四年),任云南行省平章政事,开展了一系列施政措施,创建了云南行省,实行郡县制度,结束了南诏大理国五百余年的地方割据状态,积极改善少数民族及邻邦的关系,稳定了边疆,兴修水利,推广中原先进生产技术,恢复和发展了云南的社会生产,兴建文庙,开办儒学,建造清真寺,传播伊斯兰教,加强和促进了云南在文化上与中原地区的联系。至元十六年(一二七九年)赛典赤·瞻思丁病卒,葬鄯阐城北(今昆明松花坝旁)。赛典赤治滇六年,政绩卓著,深得民心,为云南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”

 

 

附件二:袁嘉谷《重修咸阳王陵记》

历庄蹻开滇以后二千年迄于今日,滇之声名文物与中州同彪炳者谁之功欤?曰:惟元咸阳王之功。王治滇六年,心滇之心、事滇之事。至元十六年卒于滇,葬鄯阐北门,距今会城东南十里,而近滇之人,思慕于王,瞻拜凭眺,往往徘徊陵下不忍去,盖七百年如一日矣。谷尝驱车道左,见丰碑嶐崒,宰树森森,有屋数椽蔽风雨,麏鼯狐兔之迹,隐见衰草苍烟中。问之故老,知咸同兵燹之故。考元史列传,王葬之日,百姓巷哭。交趾王使十二人,齐绖为文致祭,哀嚎震野。当日之盛可知。康熙中,范督承勋(云贵总督)、王抚继文(云南布政使)、许臬弘勋(云南按察使司按察使)封之,树之,堂之,庑之。当日之再盛可知。今乃令王陵颓废若此耶!王建黉宫、开六河。六河依然,黉宫复振,今独令王陵颓废若此耶?民国元年春,昆明保君廷梁,任地方自治长,慨然有重修之议。越六寒暑,始竣厥事,滇人咸乐赞助之。陵崇八尺,碑四周作方矩形。碑下有台,墼以石。台下纵横各三丈许,缭之以垣,垣以外通衢在焉。谷敬为题墓道曰:“咸阳王陵”。复举修陵之始末,与陵式之大略,悉记之,以表滇人思慕之永,且以彰保君蕆事之勤,俾后之君子览焉。若夫王之世系政绩,载在正史,别栞诸石,不复备书。

石屏袁嘉谷撰并书

民国六年八月一日

 

附件三:长亭的柱子上悬挂的袁嘉谷所撰写的碑文的不同片段中文字之误

1,“當驅車道左”应为“嘗驅車道左”。

2,“真人”应为“滇人”。

3,“齊經”应为“齊絰”。

4,“思墓”应为“思慕”。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1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2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3

云南人--感恩戴德

4

 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