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黎云昆 > 占卜木制器具·筊(杯珓)

占卜木制器具·筊(杯珓)

琼海市城内靠万泉河一侧有庙,名西关庙。庙中正中供奉三个神灵——西关天朝大帝、西关提督元帅、西关总督侯王。在三位神灵前有一供案,正中置一对蚌壳状木制器具,每瓣有正反两面,正面凸起,制作精美,反面平整,加工粗糙。这便是古人所说的占卜器具——筊,亦称杯珓。
 
琼海西关庙之筊,为木质。但在我国历史上,可以作筊的材料却不限于木材。
 
最早出现的筊,是贝壳。一对贝壳,打开,分为两瓣,以辨阴阳。不过,当时贝壳不是很容易搞到的。将贝壳作为钱币,是很多民族在古代都有过的经历。所以,普通百姓若要进行占卜,便用更容易得到的材料,如木、竹之类,削制成筊,于是就有了前文所述的木筊。筊,所以为“竹”字偏旁,盖源于此。
 
一些贵族可能由于以木竹之类的材料制成筊不够档次,于是又有了以玉制成的筊。故筊,也被称为杯珓,珓,所以为“王”字偏旁的缘故此。杯字之意,恐为“贝”字之音注,言杯珓实为“贝筊”。
 
不过也有人持疑义。明顾起元《说略(四库本)》载:“至《广韵·効部》所收,则为珓。其说曰珓者,杯珓也。以玉为之。《说文·玉篇》皆无珓字也。按许氏《说文》作于后汉,顾野王《玉篇》作于梁世,孙愐加字,则在上元(唐高宗李治年号)间,而《广韵》之成,则在天寳(唐玄宗李隆基的年号)十载。然则自汉至梁,皆未有此珓字,知必出于后世意撰。”
 
从另一方面而言,筊,若以玉为之,掷之于地,难免会有破损发生,也确实多有不便。
 
筊,也有陶制的。
 
宋谢维新《古今合璧事类备要》转引北宋钱易《南部新书》载:“神龙(武周皇帝武则天和唐中宗李显的年号)中,西京寿安县有墨石山神祠,颇灵。前有两瓦子,过客投之以卜休咎,仰为吉,覆为凶,即今筊卜也。”文中的瓦子. 即指用作占卜的陶制杯珓。
 
此外,更有以绣鞋为筊的。
 
明兰陵笑笑生《金瓶梅》第八回“潘金莲夜盼西门庆”描写潘金莲:“用纤手向脚上脱下两只红绣儿来,试打了一个相思卦,看西门庆来与不来。”这潘金莲正是把自己的绣鞋作为筊,来进行占卜的。
 
绣鞋有正反面,可以躺在床上,望空一抛,落地即见结果。
 
筊的用法很简单。
 
明祝允明《志怪录》载:“用时丢在地下,不用时安在桌上。”所以,掷筊占卜,简便易行。所掷之筊成对使用,占卜时将两筊掷于地上,面朝上者为阳,朝下为阴。两瓣均朝下,为双阳,朝上为双阴,一上一下为一阴一阳。
 
一阴一阳为“圣筊”,吉兆。
 
宋叶梦得《石林燕语》载:“太祖皇帝(宋太祖赵匡胤)微时,尝被酒入南京高辛庙,香案有竹杯筊,因取以占己之名位,以一俯一仰为圣筊。”
 
明李东阳《大明会典》载, “凡四时之祭用仲月、并于孟月下旬之首、择仲月三旬各一日、或丁或亥。主祭盛服、率兄弟子孙立于祠堂阶下、北面。置卓子于主祭之前、设香垆香合杯交于其上。主祭以下皆再拜讫。主祭焚香熏交祝曰、某将以来月上旬某日、祗荐岁事于祖考。即以交掷于地、以一俯一仰为吉。不吉、再卜中旬之日。又不吉、则不复卜、而直用下旬之日。既得日、乃复位再拜而退。若腊日忌日、俗节之荐享、则不必卜”《大明会典》是明代为规范当时典章制度编制的以行政法规为主的法典。内中也提到“一俯一仰为吉”。
 
一般以为阳为吉兆,阴为不吉。
 
宋洪迈《夷坚志全集》载:宋朝熙宁年间宰相秀国公陈升之微时家贫,应乡试前,曾入庙掷筊占卜,得三阴,不吉,心下不快。后梦庙神告其掷筊时,庙神正巧不在,由庙神夫人误发了三阴筊。陈升之最终得以封公拜相。
 
也有认为阴是吉兆的。
 
清屈大均《广东新语》载:“番禺大洲,有宣和龙舟遗制,是曰大洲龙船。洲有神,曰梁太保公,盖以将作大匠,从宋幼帝航海而南者也。公将营宫殿于大洲,未成而没,村民感其忠,祠祀之。每岁旦请举龙舟,覆珓得全阴,则神许矣。许则举。”
 
显而易见,当时的番禺,全阴是吉兆。
 
掷筊还有一种可能,落地弹起,不阴不阳,立于案角。
 
明朱国祯《涌幢小品》载:“林公武,不知何许人,建州土贼叶颙作乱,挺身持帛书,往谕。贼怒将杀之,以珓卜于神曰,阴阳胜兆,皆死,必立乃免。珓倒地,倚案而立。公武初无喜惧色,盗不敢害。”
 
看来,珓倒地,倚案而立,也是吉兆。
 
掷筊占卜不仅在社会上十分流行,而且有的地方还建有专为掷筊占卜的祠堂。
 
元姚桐《乐郊私语·鲁公祠》:“谒所谓鲁公祠,祠旁有思鲁桥,壁端有卜筊祠,州民有疑辄问凶吉,如响(非常灵验)。公之精灵不昧。”文中鲁公系唐朝名臣、大书法家颜真卿。颜真卿官至吏部尚书、太子太师,封鲁郡公,故亦称颜鲁公。当时淮西节度使叛唐,颜真卿奉旨前往宣抚,横遭叛将拘禁,至死不降,大义凛然,谱写了千年悲歌。其死后,当地人为之建庙。至宋高宗时,颜真卿又被封为神。鲁公祠至今尚在,位确山县城西北的北泉寺内。只是不知卜筊祠尚在否。
 
掷筊可以卜凶吉。
 
以掷筊占卜凶吉在一定程度上也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。
 
朱元璋自撰《高皇帝御制文集》载:“予当是时,尚潜草野,托身缁流(落发出家),两畏而难前。欲出为元,虑系绛以废生;不出,亦虑红军入乡以伤命。于是祷于伽蓝,祝曰:‘岁在壬辰纪年,至正十二,民人尽乱,巾衣皆绛,赤帜蔽野,杀人如麻。良善者,生不保朝暮。予尤恐之,特祝神避凶趋吉,惟神决之。若许出境以全生,以珓投于地,神当以阳报;若许以守旧,则以一阴一阳报我。’祝毕,以珓投之于地,其珓双阴之,前所祷者两不许。予乃深思而再祝曰:‘神乃聦明不佞,余笃然而祈之,神不为我决,既不出而不守旧,果何报耶?请报我阳珓,予备糗以往。’以珓掷于地,其珓仍阴之,就而祝曰:‘莫不容予昌义否?若是则复阴之。’以珓掷地果阴之。方知神报如是。再祝曰:‘倡义必凶,予心甚恐,愿求阳珓以迯(逃)之。’珓落仍阴之,更祝神:‘必迯,神当决我以阳。’以珓投于地,神既不许,以珓不阴不阳,一珓卓然而立。予乃信之。白神曰:‘果倡义而后吉乎?神不误我,肯复以珓阴之。’以珓投于地,果阴之。予遂决入濠城。”
 
朱元璋出身贫寒,曾入寺为僧,后乱兵逼近,恐遭不测,是逃是不逃,尚在两难之中,遂掷筊以决去留,结果逃是不吉,不逃也是不吉。去留皆不吉,不如从军起义,又掷筊,竟得了一个大吉的征兆,遂投入义军郭子兴门下,最终成就帝业,建立了大明王朝。
 
掷筊可以卜事务之难易。
 
清乐钧《耳食录》载,曾任刑部主事转员外郎、湖北布政使(从二品)的方体,于乾隆五十一年(1786年)入京参加顺天 (今北京市) 的乡试,在正阳门关帝庙掷筊占卜乡试难易。得到的卜辞是:“常羡人间万户侯,只知骑马胜骑牛。今朝马上看山色,争似骑牛得自由。” 乡试结果,方体考试得中,名列第十八,第十九名为牛姓人。
 
掷筊可以决疑惑。
 
清佟世恩《耳书》载,文天祥幼时,就读于城隍庙中,同学中有人墨不见了,于是大家一起祷告于城隍神前,以掷筊占卜定窃墨人。文天祥被定为窃墨者。于是提笔写了“城隍不明,贬去千里”等字于城隍神背上。当夜吉安太守梦城隍神告其事,并嘱咐太守恳求文先生宽恕。太守不知文先生是何人,后于庙中访得文天祥,并告知梦中之事。文天祥即将“贬去千里”,改为“贬去十里”。太守知文天祥绝非凡人,又不愿再叨扰文天祥,于是私下将以减半丈量里程,将城隍庙迁至府城五里之外。
 
掷筊占卜用的最多的是老百姓。
 
清徐珂《清稗类钞》载:“掷珓,一作掷筊,以两蚌壳投空掷地,观其俯仰以断休咎。亦有以竹或木,略斵削使如蛤形为之者。尽人可能,非方伎家也。”
 
因为尽人可能,所以平头百姓也可以为之。
 
正因为如此,《礼记》云:“倒筊侧龟于君前有诛。” 就是说,掷珓还是不能登大雅之堂。
 
不过,后来皇家也是要掷珓的。
 
由于掷珓简便易行,读书人也十分喜欢。
 
宋毕仲询《幕府燕闲录》载:“彭城(今徐州)都灵应天王祠在子城上西北隅,唐节度使李愿,元和(唐宪宗李纯的年号)中建,至孔给事道辅应举时,与马仅周济同谒卜科名,掷筊,三人皆得吉兆,而孔三掷之,皆同。又曰:‘他日合来镇此藩者,当再得吉兆。’惟孔公得之,后果谏议大夫知徐,到治未久即新庙貌,及落成,苦祝文未能畅意,窜改久之,会颜淳之来谒公,即命代笔。其警句云‘裴寂昔年曽乞华阴之梦,子房今日果如圯上之言’,孔公激赏曰‘神当恭以享斯言矣。’”
 
孔道辅,曾官谏议大夫、御史中丞,后贬道辅知徐州。为一代名儒。
 
掷筊占卜,强盗也用。
 
宋洪迈《夷坚志》载:“兴国(湖北阳新县)江口富池庙(今阳新县富池镇,甘宁死于此地),吴将军甘宁祠也,灵应章着,舟行不敢不敬谒,牲牢之奠无虚日。建炎间,巨寇马进,自蕲黄度江,至庙下求杯珓,欲屠兴国,神不许,至于再三。进怒曰:‘得胜珓亦屠城,得阳珓亦屠城,得阴珓则舁庙爇焉。’复手自掷之,一堕地,一不见,俄附着于门颊上,去地数尺,屹立不坠。进惊惧,拜谢而出。迄今龛护于故处,过者必瞻礼。殿内高壁上亦有二大珓,虚缀楣间,相传以为黄巢所掷也。”这个叫马进的强盗掷筊用力过猛了,以至于筊落地反弹至门颊之上。当然,掷筊还有用力更猛的,黄巢所掷的二大珓,甚至能够反弹至店内的高壁上。
 
不仅汉族人掷筊,其他民族的人,也掷筊。
 
《金史·海陵王》载:“(金海陵王贞元元年)十月丁巳,猎于良乡。封料石冈神为灵应王。初,海陵尝过此祠,持杯珓祷曰:‘使吾有天命,当得吉卜。’投之,吉。又祷曰:‘果如所卜,他日当有报,否则毁尔祠宇。’投之,又吉,故封之。” 海陵王即金主完颜亮,是历史上少有的暴君。他在未篡位前,曾拜平章政事、拜右丞相、拜太保、领三省事,权倾朝野,遭到金熙宗的猜忌,被贬汴京(今河南开封)。他在被贬的路上,过良乡,见有料石冈神庙,于是进庙掷筊,言若得天下,当得吉卜。一投果得大吉。又言,他日果如所卜,当重修此庙,否则即毁此庙。又投,又得一大吉。正巧此时金熙宗又改前意,将行至良乡的完颜亮招回,并官复原职。完颜亮回京之后,暗中积蓄力量,结党营私,最终得以弑君篡位,登上金朝皇帝宝座。完颜亮当上皇帝以后,不忘当初誓言,借良乡狩猎之机,重游料石冈神庙,并封该神为灵应王。《金史·地理志》:“(良乡县)有料石冈,在今北京市房山区良乡镇东。”
 
值得一提的是,完颜亮也是一位很有成就的大文学家,“一吟一咏,冠绝当时”,其诗词雄浑遒劲,气象恢弘高古,其不欲为人下的英武豪迈之势,已跃然纸上。后金世宗完颜雍因人废文,完颜亮作品只余寥寥几首,载《全金元词》。
 
苗族把一块木头劈为两片,根据两片木头掷出后落地的反正情况以定吉凶。清徐珂《清稗类钞》载:“干州红苗有丧事,不设木主,葬无棺椁,以筊卜地,浅瘗而封之,宰牲墓祭。过三年,不顾视。”
 
僳僳族用贝壳两枚掷入碗中,观其仰府向背以决吉凶。
 
纳西族的掷筊与僳僳族几乎完全相同。纳西族的“贝巴”,是背面磨平并涂上黑色的海贝。用两枚贝壳掷于碗中,看其正反情况以定吉凶。纳西族人过去在路口山洞里都放着这样的贝壳或其仿制品,以供行人问旅途是否平安。
 
现在,内地的寺庙求神打卦问凶吉多为抽签,海南一地仍旧保留以掷筊问卜的习俗,可谓古风犹存了。



推荐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