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黎云昆 > 涞源的菩提树

涞源的菩提树

河北的涞源真是一个好地方。涞源县得名源于流入北京的拒马河发源于此(图1)。涞源县城的拒马河源头聚集的涞源湖,就被称作九十一渡,拒马河流经紫荆关处则被称作六十六渡(图2),这都是从房山的拒马河十渡排过来的。

图1

图2

涞源是太行山腹地的一个县,著名的太行山壮丽的景区——白石山森林公园(图3)就坐落在这个县内。当年击毙日本名将之花——阿部规秀中将的黄土岭围歼战也发生在这个县内。,阿部规秀是抗日战争中被我军击毙的职务最高的日军将领。抗日小英雄王二小(图4)的故事也发生在这个县。此外还有与居庸关、倒马关合称为内三关之一的紫荆关(图5),为抵御蒙古人入侵而修建的明长城(图6),这雄关、这长城是进出太行山的交通要冲和屏障。

图3

图4

图5
 

图6

一说起涞源县,这里的人都会露出自豪的神态。

当地的一位朋友甚至还说起,涞源也有菩提树!

菩提树是南方的树种,涞源的气候条件不可能生长菩提树,这显然需要实地考察一下。

于是,在当地朋友的陪伴下,来到了位于县东北36公里处的毕家庄村。这个村子大约只有十几户人家,村中心有一小广场,广场周边坐着几个晒太阳的老人,广场中心即为一株胸径80cm的大树。朋友指着这棵树说,这就是菩提树(图7、8)。

图7

图8

我走进这棵树旁,仔细看去,这棵树是朴树,与菩提树全不沾边,不知当地人何以称之为菩提树。

后来翻看县志,在古树名木一栏中看到:“大石槽村一棵菩提树,胸围2.85米,高12米,树冠直径7米,树龄800余年,为涞源的‘菩提树王’。’”

菩提树即是朴树,朴树如若长成胸围2.85米,那也是一大奇观了。

一定要到大石槽村看看这棵800年的古树。

在网上查得,水堡镇大石槽村位于县城西18公里,全村共9个自然村,115户、304人,耕地482亩,山场面积5000亩。

导航可以到大石槽村,于是便择日开车去找大石槽村。

下了公路,按导航指示,沿着一条水泥路往里开。

当时想,沿着水泥路一直下去,必是大石槽村,那棵菩提树王一定就在村子的中央,说不定村里还为此兴建了广场,那么大的菩提树王,自然也是当地的一大景观了。

没想到,车行没有超过十分钟,导航没有了,前面的路已也变成砂石路了。

再往前开,出现了岔道,问人?没有人。

车行了大约半个小时,一个人都没有见到。

没奈何,只得任选其中一条道走下去。

大约又走了半个小时,还是没见到村子,也没见到人,而且路越走越窄,感觉前面不像有村落。

没办法,只好原路返回。

在回到公路时,发现路边建起了一个新村。看来,山里的村民已经被政府迁移至此。难怪一路上见不到人。

这是太行山深山里边的一个小山村。改开以前,这里的人就靠山里的鸡窝地,种点玉米、红薯什么的过活,生活过得很艰苦。他们唯一可能的创收,便是背着山里砍下的柴,走十几里的山路,两分钱一斤,卖给城里的人烧火做饭。看来把他们从深山里迁出来还是对的。

过了几天,又开车进了一次山里。这次没有像上次那样,在山里瞎转。这要问人才行。离公路口不远处,住着有一户农民,女主人出门倒水,我们上前向她问询,山里有没有一棵很大很大的树。她好像听明白了我们说的话,告我们往前走,然后向右拐,一直走下去就是。

我们按她说的,向右拐后车行半小时,又遇到岔路,任选其一,一直走下去,又走了半个小时,还是没有结果。只好折返。

返回时,见一农民,停车问询,告是有一棵大树,在古庙里。

没看到菩提树王,到底还是不甘心。

又过了几天,第三次进山。这次不说找树了,就问找庙!找庙总是好找的,这穷乡僻壤,不大可能会有两个庙。

我们按照那个农民指的路,一直开下去,路上还碰到了一个牧羊人,牧羊人告,前面有岔道,走右边的路,一直下去就是古庙。

我们按照牧羊人指的路一直走下去,路面越来越糟糕,而且是上山的道,最后车子已经完全不能走了,只好停下来。

我们估计,离庙不远了。于是徒步登山,又往山上走了十分钟,越走越不像前面有庙的样子。这庙里有棵大树,可站在高处,举目四望,完全没有树木的踪影。看来又走错了。只好返回。

在折回牧羊人告诉的路口时,忽然想到,牧羊人是不是说错了,应该是往左拐。

于是开车向左边的路走下去。

车行大约十分钟,路变得越来越难走,最后车的前左轮陷入泥里,怎么也倒不出来,填土,填树枝,什么方法都用了,全不管用,而且越倒车,越陷的深。

没办法,想找人帮忙,这地方没人,更糟糕的是,还没信号,想救援都不可能。唯一的办法是,徒步走上两小时,走到公路上,打电话求援。

突然想起,这车是越野车,前后加力的。于是上车,打开四轮驱动,轰的一声,车子从烂泥中开了出来。

这一次依旧是无功而返。

常言道,事不过三。但这棵菩提树王还是一定要找到的。不能就这么过去了。

一次当地的朋友来访,顺便和他说起三次进山都没有找到那棵菩提树王,很是遗憾。这位朋友说,这有何难?我带你去!

那天,他带了自己的弟弟过来,我们一起乘车出发。

他弟弟对大石槽村的情况非常熟悉,但他不知道菩提树王,我只好实话实说,不是菩提树而是朴树。他说,这树他知道。

我们又到了大石槽村,在山里开了大约40分钟的车,来到了一处山坳,朋友的弟弟指着一棵高大的树说,这就是。

我走进前去一看,这不是朴树,这是臭椿树。

原来,此地将臭椿树称作苦树,苦树、朴树声音相似,搞混了。

臭椿树是当地的木材之王,过去当地人用木材建筑房屋时必须用臭椿树枝放在房顶上,以求吉祥。

我拿出县志上写的那段关于大石槽村菩提树王的话给他们看,告我,这村子里没有这样的树。

我想,这次又白来一趟了。可又一想,县志不会乱写的,一定有这棵树。

突然想到,这树是庙树,找庙不就行了吗?

朋友的弟弟说,庙是有的,但他也没去过,但他知道大概大方向。这样,我们一行又驱车来到了上次牧羊人指的那条道上,牧羊人没有说错!

还好,上山的路已经修好,车一直开到山上。路边有修路的工人,一问庙怎么走,告离开大路沿着小路一直下去就是。

这小路还真是小路,路宽仅容一车,而且被雨水冲得到处是沟沟坎坎,稍不注意就可能翻下山去,酿成大祸。

我们沿着这条下山路开了有二十分钟,看到了,山下有一小庙(图9)。

图9

快到小庙时,小路被山体滑坡阻断(图10)。

图10

我们下车步行来到庙里,小庙虽不大,但弥勒殿、大雄宝殿都有。

大雄宝殿前一株胸径约80厘米的高大的油松(图11),矗立庙中。但没有见到朴树。

图11

庙里有大约20几个进山游览的观光客,他们都是镇上的居民,硬是走了2小时的山路,才到了这里。

其中有一老人知道我们在寻找菩提树王,便带我们来到弥勒殿侧,地上有一直径70厘米的树桩(图12),告我们“这就是你们要找的菩提树王。我们这叫‘包马树’。前些年,这棵树死了,就被人们锯倒了。”

图12

问这树长的什么样子?告,这树结黄豆粒大的果子。

没错,这就是朴树!

不过,县志编的也太离谱了!

水泥路边离公路较近的地方建起了一个新村,

 



推荐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