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沉香建筑

黎云昆

 

沉香不仅可以制作家具,而且可以直接做成建筑物。

宋陈敬《陈氏香谱》载:“唐眀皇君臣多有沉、檀、脑、麝为亭阁。”

这其中最有名的是长安兴庆宫里的沉香亭,这是供唐明皇和杨贵妃夏天纳凉避暑的地方。李白曾有句描述沉香亭:“名花倾国两相欢,长得君王带笑看。解释春风无限恨,沉香亭北倚栏杆。”

当然,沉香亭并非只有宫中才有。明徐应秋《玉芝堂谈荟》载:“虢国……宅中沉香亭,禁中逺不逮。虹霓屏风,雕刻前代美人,服玩衣服皆众寳杂砌。水精为帘,外以玳瑁、水犀为柙络,以珍珠瑟瑟,似非人力所制。” 此处虢国指虢国夫人,是贵妃杨玉环的三姐,其家的沉香亭比宫中的还要豪华。

唐时建沉香亭似乎相沿成习,至唐玄宗后第八个皇帝唐敬宗时,当时的国力已经衰败,但还要建沉香亭。《旧唐书》载:“敬宗好治宫室。波斯贾人(商人)李苏沙献沈香亭子材,汉上疏论之曰:“若以沈香为亭子,即与瑶台琼室事同。”当时,有波斯(今之伊朗)商人名李苏沙,向敬宗贡献沉香大料,以建沉香亭。这时有个官左拾遗(专挑皇帝毛病的官员)的宗室(皇族)李汉上言称,若以沉香为亭,则与昏庸无道的唐玄宗建沉香亭视同一律。《资治通鉴》也对此事做了记载:“上虽怒,亦优容之。”又,明·丘浚《大学衍义补》也记载了此事:“敬宗虽能优容李汉之言,而未闻其罢香亭而不构。盖其仅能不加以罪,而侈欲之心,终不能遏也!”但不知此亭最终建了没有。

明·于慎行《榖山笔尘》:“沉香亭子,玄宗已有其名,未考其制。及敬宗卽位,波斯献沉香亭子料,盖纯以沉香为料也。” 唐玄宗的沉香亭,虽唐人诗及小说曾见有言者,但旧史不载,不知是否真的用沉香建造。但观敬宗时欲建沉香亭,先有沉香亭材之说,亭应“纯以沉香为料”,故沉香亭应为沉香所造,当是确凿无误的。

除了用沉香建亭外,也有用沉香建阁的。宋·洪刍《香谱》载:“《天寳遗事》云:‘杨国忠尝用沈香为閤(同阁),檀香为栏槛,以麝香、乳香筛土和为泥饰合壁。毎于春时,木芍药盛开之际,聚宾于此合上赏花焉。禁中沈香之亭,殆不侔此壮丽者也。’”

不过真正将沉香作为宫殿建设用料,应该在元朝时候,且贩运沉香大料的仍是穆斯林商人。

清·英廉《钦定日下旧闻考》载:“原隆福宫左右后三向皆为寝殿,殿东有沉香殿,长庑环抱(《大都宫殿考》)。”又,“隆福宫四壁冒以绢素,上下画飞龙舞鳯,极为明旷。左右后三向皆为寝宫,大畧亦如前制,宫东有沉香殿。”。 清·英和《秘殿珠林三编》也记载:“光天殿殿后主廊如前,但廊后高起为隆福宫,四壁冒以绢素,上下画飞龙舞鳯,极为明旷。左右后三向皆为寝宫,大略亦如前制。宫东有沉香殿,西有宝殿。长庑四抱,与别殿重阑曲折掩映。” 隆福宫主要供皇太后居住,因此配有沉香殿。

以沉香建殿,用料之大、之多,远非建亭可比。因此,可建宫殿的沉香材如何贩运得来,便成为一件可以列入史册的大事。

《元史·成宗本纪》载:“壬戌,太尉托克托奏泉州大商哈蘓台吉噜,进异木沉檀可构宫室者。敇江浙行省驿致之。” 明·陈道《(弘治)八闽通志》)也记载了此事:“至大元年(1380年),大(太)尉脱脱奏:‘泉州大商合只鐡即刺进异木沉檀(指沉香、紫檀)可构宫室者。’敕江浙行省驿致之。”此中记载的泉州大商当为阿拉伯商人。元成宗是孛儿只斤·铁穆耳,元朝的第二个皇帝。明商辂《通鉴纲目续编》:“彼武宗之时,正守成之时也,……其曰:‘复置尚书省,综理财用,即王安石制置条例司也。’其曰:‘有进沈香异木,可为宫室者,即命乘驿致之。’即宋徽宗土木宫室之费也。” 武宗是元朝第三任皇帝孛儿只斤·海山。元朝在成宗、武宗时期,国势尚属强盛,对沉香材的进口,自然十分重视,均由皇帝本人批示,并由官家运至北京。

当时的元朝疆域广阔,阿拉伯商人泛海而来,沿途经过盛产沉香的地方,且这些商人知道沉香一片可值万金,遇有大料,自然不肯放过。

明时国力不比元朝强盛,自然也就不能够以沉香大料建造宫殿。但以沉香建一小殿还是可以的。

清·江左樵子《樵史》载:“世庙时,命工部建一沉香小殿,奉上清。甫落成而驾至,嗔规制窄狭,立勅改造。时大司空为雷公礼,骇曰:‘业费若干缗告竣,臣心力竭矣,而更欲改作,岂易猝办乎?吾必以死诤之。’直入上前,请仍旧便。会酷暑,跪赤日中,命黄门遣之出。公曰:‘不得俞旨,臣宁曝死阶下,不敢出也。’上怜而允之,省金钱无算。” 世庙指明世宗朱厚熜,即嘉靖皇帝。嘉靖皇帝二十多年避居西苑,尊崇道教、练道修玄,想以沉香建一个小上清殿,建后又嫌小了,要改造。用沉香建一座大一点的上清殿固然是个好主意,但谈何容易!那时的国力已经江河日下,国家实在难以承受。幸好大司空(明清时常称工部尚书为大司空)雷礼以死谏阻,朱厚熜还算厚道,收回了成命,由此也省了许多银子。雷礼曾督三大殿(太和、中和、保和殿,是皇帝行使权力或举行盛典时的场所。)工,也算是名重一时。不过,顶撞皇帝,尤其是顶撞明朝的皇帝,是要担很大风险的。明朝政权虽是汉人建立的,但始终没有把“士可杀不可辱”的信条当回事。当时有专门惩罚大臣的刑罚,叫做“廷杖”,即在朝廷上公开殴打大臣(清时尽管是满族当政,但皇帝一般不会在朝堂上公开殴打汉大臣)。嘉靖皇帝就曾一次廷杖一百三十余位大臣,其中十六人当场被杖毙。相比之下,这个皇帝朱厚熜真是厚道!

不过,明清时沉香多作为建筑构件,建造整个宫殿已经成为不可能。

清·张廷玉《皇朝文献通考》:“顺治元年九月,世祖章皇帝定鼎燕京,立太庙。前殿十有一间,重檐脊,四下沉香柱。正中三间,饰金梁栋。阶三成,缭以石阑。正南及左右凡五出,陛一成四级,二成五级,三成中十有二级,左右九级。”太庙即今之劳动人民文化宫,其前殿之柱为沉香柱。张廷玉,康熙时任刑部左侍郎,雍正帝时曾任礼部尚书、户部尚书、吏部尚书、保和殿大学士(内阁首辅)、首席军机大臣等职。其说当可信。清·庆桂《国朝宫史续编》也载:“太庙……前殿十有一楹,重檐垂脊,承沉香柱。” 国朝宫史续编是官修史书,材料来自清宫档案。因此,太庙前殿之柱应为沉香柱。

沉香作柱的记载也见于宋·岳珂《桯史》:“番禺(位今广州)有海獠(泛海而来的外国人)杂居,其最豪者,蒲姓,号白畨人,本占城(位今越南中南部)之贵人也。……有楼高百余尺,下瞰通流,谒者登之,以中金为版,施机蔽其下,奏厕铿然有声。楼上雕镂金碧,莫可名状。有池亭,池方广凡数丈,亦以中金通甃,制为甲叶而鳞次,全类今州郡公宴燎箱之为而大之,凡用鉟铤数万。中堂有四柱,皆沉水香,髙贯于栋,曲房便榭不论也。” 岳珂是名将岳飞之孙,《桯史》是他写的史料笔记。文中蒲氏家族是穆斯林后裔中的名门望族,宋、元时期在粤闽地区孚负盛誉,对东南沿海地区的政治、经济、航运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。蒲氏家族多有富商大贾。

沉香作为在建筑中也作为椽栿(梁)斗拱。晋·陆翙《邺中记》云:“阊阖门之内有太极殿。故事云:其殿周回一百一十柱,基髙九尺,以珉石砌之。门囱并以金银为饰,外画古忠諌直臣,内画古贤酣兴之士。椽栿斗拱,尽以沈香木”。鄴中,指三国魏的都城邺。在今中国河北省临漳县西。宫殿为曹操所建。

沉香作为建筑材还用于建造栏杆窗棱等小的建筑构件。宋·袁枢《通鉴纪事本末》载:“至徳二年(584年),上于光昭殿前,起临春、结绮、望仙三阁,各髙数十丈,连延数十间。其牎牖壁带,县楣栏槛,皆以沉檀为之,饰以金玉,间以珠翠,外施珠帘,内有宝床宝帐。其服玩瑰丽,近古所未有。毎微风暂至,香闻数里。”

沉香因其长成的机理与其他木材不同,故自然界中可做建筑材料的,少之又少。以沉香亭子材为例,宋·司马光《资治通鉴》就有过一段记载:“沉香所出非一,形多异而名亦不一。有如犀角者,谓之犀角沉;如燕口者,谓之燕口沉;如附子者,谓之附子沉;如梭者,谓之梭沉;纹坚而理致者,谓之横阳沉。今其材可为亭子,则条段又非诸沉比矣。”明·于慎行《榖山笔尘》也载:“沉香亭子,玄宗已有其名,未考其制。及敬宗卽位,波斯献沉香亭子料,盖纯以沉香为料也。沉香,林邑(位今越南中南部)所出,土人破断其木,积以岁年,心节独在,入水则沉。其形不同,名亦各异。有犀角、燕口、附子、横阳等号。至可为亭材,则其条段又大非诸沉比矣,导侈召乱,乃不祥之材,而积累贵重,得之不易如此。若夫茅茨土阶,近取如拾,安所不足哉?”能建造亭的沉香材,绝非一般沉香可比,当为稀世珍宝。

 

话题:



0

推荐

黎云昆

黎云昆

292篇文章 1次访问 1小时前更新

国家林业局科技司前副司长,教授级高级工程师。熟悉的业务:营造林,珍贵用材培育,森林经营,林产工业企业管理,生态经济、生态产业。中国古典家具的型制、结构(榫卯结构)、文化表达。到过除台湾以外的各个省市自治区、特别行政区,以及世界上36个国家。

文章